太阳集团娱乐_导航站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日中两国相互信赖避免误判极为重要

(2020-11-11 10:44:18)
太阳集团娱乐标签:

石破茂

安倍晋三

菅义伟

日本自民党总裁选

防卫大臣

分类: 日本高端访谈

——访日本众议院议员、原防卫大臣石破茂

日中两国相互信赖避免误判极为重要

连战连败!愈战愈勇!原日本防卫大臣、原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今年第四次挑战日本自民党总裁选。

2019年12月、2020年2月、2020年6月,日本媒体三次关于“最适合做自民党总裁的人”的舆论调查,投票排名第一的全都是石破茂。然而,日本自民党总裁毕竟不是凭借着党员一票一票直接选举出来的,石破茂也就第四次落选了。

10月22日上午,石破茂在推特上表明心迹,引咎辞职——辞去自民党内水月会即“石破派”派阀会长一职。“感谢大家支持本次自民党总裁选,希望有一天,我,石破茂,可以为了全体国民、为了日本国、为了下一个时代,为了回报大家的支持而鞠躬尽瘁,谢谢,由衷地感谢!”

当天下午,《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与《日本新华侨报》联袂走入日本众议院第二议员会馆,对这位“失败的英雄”进行了专访。

自民党总裁选应该多倾听党员的声音

蒋丰:我注意到,您在日本地方议员中的声望,高过前首相安倍晋三的。而今年您是第四次挑战自民党总裁选。自民党总裁选对于自民党政权、对于整个日本政治来说,有着怎样的影响和意义?

石破茂:日本自民党不是由特定的意识形态结成的政党,而是代表日本国民的政党,日本国民对于政治、对于社会有多种多样的想法,而最能广泛代表国民的就是自民党。

关于宪法、安全保障、社会保障等问题,民众的看法不尽相同,每个总裁候选人,都代表着一部分的意见,所以自民党总裁选应该由党员们来投票决定,这是自民党该有的姿态。

我和菅义伟、岸田文雄三位竞选人分别代表着社会上的不同意见,但作为自民党的党员,我们在根本上没有大差,只是一些小的不同意见。关于自民党的存在方式,自民党的未来走向等,都应该通过党员投票来决定的。

这次自民党总裁选,菅义伟得到了党内细田派、竹下派、麻生派、二阶派、石原派这五大派阀的支持,同时也得到了绝大多数自民党籍国会议员的支持。我必须谦虚地接受这次的选举结果。

在日本地方上,知事、市长、町长,是由管辖范围内的居民们来投票选举的,而总理大臣则是由执政党领袖担任的,执政的自民党总裁大多都能成为总理大臣。所以,自民党总裁应该由党员们来选择。这应该是一个原则,也是日本民主主义发展的关键。我参加本次总裁选,正是发挥了民主的作用。

“战争,往往起于误判”

蒋丰:近年来,经过两国高层领导人的不懈努力,中日关系重回正轨,稳中有进,这一成果有目共睹。但与此同时,日本社会上也还存在“中国威胁论”。您如何评价安倍政权的对华政策?

石破茂:我认为,日本要尽力避免跟中国发生极端的对立和摩擦,当然也不能完全听从于中国。安倍政权的对华政策,恰恰就是不制造极端的紧张,也不搞过度的亲密。但是,安倍政权与美国却过于亲密了,所以在力量平衡上稍微显得有些失衡。

蒋丰:以日美同盟为基轴,日本致力于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与美国、澳大利亚、印度等国家强化合作,构成所谓的“对华包围圈”。作为原防卫大臣,您如何看待日本的军事政策?日本今后有可能跟中国出现军事冲突吗?

石破茂:17年前,我在小泉纯一郎内阁被任命为防卫厅长官(现在的防卫大臣),任期两年,后来在福田康夫内阁也担任过一年的防卫厅长官。由于时任日本首相的小泉纯一郎屡次访问靖国神社,中方曾经一度拒绝防卫厅长官访华。

我清楚的记得,自己作为防卫厅长官访问中国,是在46岁那年。我与时任中国国防部长曹刚川进行了长时间会谈,会谈后的宴会上我们喝了几十杯茅台。第二天,温家宝总理在北京钓鱼台单独会见了我,我们交流了1个多小时。

当时,日本的“有事法制”相关法案正在国会审议中,内容包括紧急事态发生,日本的战车遇到红灯该不该停,自卫队的车辆可不可以超速,万一遭受他国武力攻击应不应该引导民众避难等。相关法案是由我来负责推进的。与此同时,日本还在计划组建弹道导弹防御(BMD)系统,以及决定派遣自卫队前往伊拉克进行人道主义援建。

那时,中方对日本的这些动作有所担忧,我对此做了详细的说明。首先,如果发生了战车都不得不登场的紧急事态,战车在遇到红灯时反而要停下来,这岂不是可笑,如果不能成立一个可以在紧急事态发生后引导普通民众避难的法案,那必然会造成巨大的牺牲。所以“有事法制”对于日本来说,是有必要完善的体系,是一旦被他国武力攻击可能尽可能避免牺牲的体系,而不是为了发动战争而设立的法律体系。

其次,关于建立弹道导弹防御(BMD)系统,是考虑到当时朝鲜朝鲜半岛局势而为的,是为了能够及时迎击朝鲜发向日本的导弹。中国想必没有向日本发射导弹的打算,所以弹道导弹防御(BMD)系统不是针对中国的。尽管防御系统的组建,有可能会造成军事平衡的变化,但真的不是针对中国。

最后,日本自卫队去伊拉克是搞援建的,要修整道路、确保水源、重建被破坏的学校等,是应联合国安理会的请求,而不是听从于美国的差遣,更不是去参与战争的。

在听完我的这些说明后,中方表示能够理解日本的做法。说实话,日本的自卫队已经没有“侵略”中国的能力,所以抱有这种臆想和担心是错误的,是不必要的。当然,日中两国的国情不同,国益不同,并且也不是同盟国,各方面的利益的确未必一致。但对于两国关系来说,相互信赖极为关键。两国高层应该建立可以面对面交流的信赖关系,中国的国家主席与日本的总理大臣,中国的教育部、国防部、卫生部、商务部等各部部长与对应的日本省厅大臣,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将校与自卫队的干部等,都应该有那种一提到对方名字,眼前就能浮现出对方脸庞的关系,这样,才能确保真正的稳定与互惠。

战争,往往起于误判。很多战争都不是有意为之,而是起于误判,出于不信任。国与国的信任,是以人与人的信任为基础的。

日中两国相互信赖避免误判极为重要

“做大臣前的立场和做大臣后的责任是不同的”

蒋丰:此次,菅义伟内阁任命安倍晋三前首相的弟弟、日本“亲台派”国会议员的代表岸信夫担任防卫大臣,日本媒体有评论称,这势必会给中日关系带来负面影响,您作为卸任的防卫大,如何看待这个任命?您对菅义伟政权有何评价?

石破茂:目前菅义伟内阁刚刚组建一个月的时间,所以在现阶段,还不好做出什么评价。

我自己曾经多次去过台湾。2年前,李登辉还提出想见见我,邀请我去他家里交流了2个小时,所以我可以被称为是“亲台派”的。我不认为日本政界熟悉台湾的人做了大臣,就一定会影响日本的对华关系。因为做大臣前的立场和做大臣后的责任是不同的。我相信,作为防卫大臣,岸信夫一定会重视对华关系,面对中国的疑惑、担忧与不安,真诚地进行沟通,做出说明,与此同时,他还有必要了解中国的实力。

当然,我认为中国也不把自己的实力告诉我们的。记得我第一次访问中国的时候,几乎什么都没有看到。我提出想看看中国的战斗机,但中国军方给我看的是旧式的MiG-21,这已经是17年前的事情了。从那以后,我还访问过中国7、8次,渐渐地看到了较多的公开的武器装备。

我个人相信岸信夫作为防卫卫大臣,是一定会为了加深日中两国的相互理解而付出努力的。

“我的首要任务,是支持菅义伟政权”

蒋丰:菅义伟的自民党总裁任期是到明年9月,日本社会上已经在推测明年的总裁候选人,明年您会继续参加自民党总裁选吗?今后有什么计划?

石破茂:菅义伟政权是自民党通过投票选举出来的政权,尽管目前只执政一个月时间,还没有看到较大的作为,但我现在说要挑战这个政权,就太不严肃了。我作为自民党的议员,首要任务,就是支持菅义伟政权为日本、为地域发挥应有的作用,而不是把自己的时间用在准备明年的竞选上。

日中两国相互信赖避免误判极为重要

采访后记

进入日本众议院第二议员会馆石破茂的房间,我就看到墙上挂着一幅书法作品,写着四个大字“先忧后乐”。毫无疑问,这出自中国北宋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或许,日本这位政治家已经把它当作了座右铭,尽管他是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最强劲的竞争对手,尽管他在自民党总裁选中败给了菅义伟,但他是一位把日本国家、政府放在前面,个人前途放在后面的政治家。在采访结束后,石破茂还指着书架上摆放着的五张日本前首相的照片一一介绍,分别是田中角荣、竹下登、桥本龙太郎、福田康夫、小泉纯一郎。他充满感情地说:“没有这五位政治家的教诲与肯定,就没有我石破茂的今天。”显然,这还是一位心存感恩的日本政治家。(摄影:本报记者张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太阳集团娱乐 太阳集团娱乐,太阳亚洲客户端,太阳亚洲官方网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