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集团娱乐_导航站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蒋丰
蒋丰 新浪个人认证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680,300
  • 关注人气:318,0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战后75周年日本天皇和首相卸不下的“战争重荷”

(2020-08-15 11:04:03)
太阳集团娱乐标签:

战后75周年

战争观

靖国神社

战争重荷

战后首相

分类: 日本天天“蒋”

——日本战后75周年系列报道之三

并非开篇的序言

日月如梭。转眼之间,日本已经走过了战后75周年这段并不算短暂的道路。那场四分之三世纪之前的战争硝烟,在以中国为主战场、中华民族为主力的浴血抗击中、在昭和天皇首次公开的娘娘腔般的“玉音放送”和不肯承认战败的“终战诏书”下,在1945815日那个盛夏酷暑的日子里,嘎然弥散,血色深痛留心间。

75年一路走来,日本经历了作为战败国被美国占领军统治7年至今仍然内心隐痛的历史,经历了和战胜国美国被迫结成不平等的军事同盟国的历史,经历了签订《旧金山和约》低首顺眉重新返回国际社会的历史,经历了从复苏到复兴、从复兴到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历史,经历了“泡沫经济”崩溃后步入内心失落、社会却平稳发展的历史,经历了昭和、平成以及正在经历的令和这样三位天皇在位的历史,跌宕起伏,千回百转,纵有千言万语似也难以倾情尽说。

日前,《日本新华侨报》日本战后75周年报道组采访了一位一年365天、天天24时开诊营业的牙科医生。他深沉地告诉报道组记者,“看起来战争是在1945815日结束的,实际上并不是。那以后,苏联红军把大批日本军人从中国带到寒冷的西伯利亚,让他们每天除了睡觉和吃饭以外的时间都要参加重体力劳动,许多人因此而死亡。每当想起这些人,我就觉得自己也应该每天24小时劳动,这样才对得起死去的‘英灵’。”对这段话语,似乎没有必要做更多的是非上的评价,因为他是一个日本人的真情吐露,它映透出日本民族心灵中抹不去的“战争情结”,它告诉人们日本至今仍然在肩负着“战争重荷”踽踽前行。

《日本新华侨报》日本战后75周年报道组从战后日本天皇和首相破题采访,俯拾战后75周年之际日本“战争情结”的块块历史碎片,试图拼接出一个无法完整却能够反映日本社会深层的“战争意识图”,由此推助对日本国家和民族本质的冷静而理性的认识。

战后75周年日本天皇和首相卸不下的“战争重荷”

二、卸不下“战争重荷”的日本天皇

天皇。一个谈到战争就永远无法回避的话题。在日本,说到“昭和史”,通常是指1945年以前裕仁天皇在位的历史。他的人生以1945年为分水岭,此前是“神”,是日本“皇军”的统帅,是侵略战争的实质支持者;此后,他是美国占领军改造下的“人”,是日本国家的“象征”。关于他的战争责任,看起来是一场有关“甩锅”的讨论,他应该庆幸的是自己赶上世界由“热战”陷入“冷战”,让他因此避免走上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让那七名甲级战犯代他死在绞首架上。

上梁不正下梁歪。日本,因为战后没有能够清算天皇的战争责任,也就无法彻底清算国家、民族的战争责任。有的老兵这样说,“当年,我们是在‘为天皇而战’的号召下出征的。如今天皇还在,我们怎么能够反悔呢?”有的老兵这样说,“天皇都没有认错,如果我们认错了,那就是给天皇添麻烦”。就这样,日本“历史认识问题”中的“战争责任问题”被搅扰、被模糊、被淡化、被无视。

继之而来的平成天皇,内心中对“父皇”的战争责任应该是非常清楚的。但是,他无法对父亲进行否定,只能通过自己在位30年期间一次又一次的对海内外战争遗迹的“慰灵之旅”,表达对和平的追求。在战后70周年的2015815日,平成天皇终于在日本政府主持的“全国战殁者追悼仪式”上表示了“对先前战争的深刻反省”。这是战后日本天皇第一次对过往战争用了“深刻反省”的说法。有人说,这是“代父受过”;有人说,这是“子比父强”。如果不做过度解读的话,我们只能说平成天皇比昭和天皇在历史认识问题上有所进步。让人稍感欣慰的是,平成天皇是日本迈入近代国家道路以后、是继明治天皇、大正天皇、昭和天皇以后第一位在位期间没有对外发动过战争的天皇。人们因此称他为“和平天皇”。

平成天皇最具特色的表现,应该是坊间所形容的“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尿不到一个壶里去”。面对安倍晋三突然对他三呼“万岁”的情景,他神情冷峻无动于衷;面对安倍晋三“历史修正主义”的种种表现,他用自己的“慰灵之旅”和“反省”之语进行回应;他打破历代天皇的惯例,在位期间居然没有与“总理大臣”安倍晋三一起吃过一顿饭。直到今天,仍然有传闻,说平成天皇之所以要在“生前退位”,就是因为与首相安倍晋三不和。当德仁天皇继位宣布日本进入“令和”时代以后,安倍晋三首相非常得瑟地表示曾经去拜见德仁天皇,临行时德仁天皇把他送到门口。这从侧面印证了平成天皇与安倍晋三首相不和的讯息并非是空穴来风。

如今在位的德仁天皇,是日本战后出生的天皇,是曾经在英国留学的“海归天皇”。他的国际视野,让他应该明白祖父——昭和天皇的战争责任。早在1995年,日本战败50周年之际,当时德仁天皇以皇太子的身份表示,“过去的大战,让包括日本在内的世界上许多国家的人失去了宝贵的生命。事实上还让很多人遭受苦难、留下了非常悲惨的记忆。我们将来也绝对不能忘记这些,不能够允许这样的战争重新发生。我们应该像天皇陛下(平成天皇)说的那样,在经常的谦虚地反省过去的同时,坚定地走向世界和平的目标。”

2019815日,也是德仁天皇继位后令和年代的第一个日本战败纪念日,他在东京日本武道馆参加“全国战殁者追悼仪式”上,沿用了平成天皇对过去历史的表态,表示对过去的历史“深刻反省”,祈祷战争灾难不再上演。

如今,日本媒体又在推测,在令和二年(2020年)——日本战后75周年之际,这位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取消了许多皇室活动的德仁天皇能够做出什么样的表态呢?

大多数的预测是:旧瓶装旧酒。同样是无法卸下“战争重荷”的德仁天皇,恐怕难有新的表述。

三、卸不下“战争重荷”的日本首相

首相,同样是日本谈论战争时离不开的话题。他们对过往战争如何认识,不仅具有时代特征,不但影响日本民众,还直接影响着日本在国际社会的地位以及能够发挥的作用。

战后75年一路走来,日本首相在政坛犹如走马灯般更换不停。75年间,先后已有33位首相“你方唱罢我登场”。尽管他们出身不同、他们经历不同、他们党派不同,但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能够绕开战争的话题。当然,在遴选他们“战争观”的时候,不能忘记一个前提——他们是日本政府首脑——首相,他们更是日本天皇的“臣下”——内阁总理大臣。他们不能够改变天皇的战争观,他们的战争观也只能在“臣”可运作的范畴之内来表达。

纸短“相”多,只能择其要叙述。

谁也不会想到,战后一度被指定为甲级战犯嫌疑人的岸信介,能够在19572月接任日本首相。对于他这样“靓丽的转身”,民间也有“美丽的传说”。当年,在伪满洲国,东条英机担任关东军参谋长,岸信介担任总务部次长。东条英机回到日本担任首相期间,岸信介是其内阁的商工大臣。两个人有精诚合作,也有对立争吵。战后,岸信介被指定为甲级战犯嫌疑人的时候,美军将其关押在巢鸭监狱,审问的主要内容都是有关东条英机的。多少年后,有日本史学家透露,岸信介有关东条英机战争犯罪的“证言”,一方面是做实了东条英机的犯罪行为,成为他日后被判为甲级战犯的重要证据;另一方面则是给自己做了解脱,最终以“甲级战犯嫌疑人”的身份被释放。战后,有关东条英机坟墓以及遗迹的地方,都有岸信介的题词,从另外一个侧面印证了这个“美丽的传说”。有这样经历的人,肯定卸不下“战争重荷”的。

1972年促成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战争年代参军,编入盛冈骑兵第三旅团,曾在中国黑龙江省驻扎。在他看来,日本对中国的侵华战争,是给中国添了“迷惑”,添了“麻烦”,因此遭到中国总理周恩来的怒斥。

其后的日本首相三木武夫,在签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方面磨磨唧唧,1975年那个“8·15”作为日本首相却以“私人身份”参拜靖国神社,从此开出战后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先河。

十年过后的“8·15”。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堂堂正正以首相的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不仅给中日关系带来轩然大波,也让参拜靖国神社从此进入中国民众的视线,让中国民众简单纯朴地认为“靖国神社就等于战犯的鬼灵”。

还有那个小泉纯一郎,首相任职期间强行突破,不惜以损害中日关系为代价,竟然六次参拜靖国神社,让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的关系降到了最低点。

现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不用多说了。他第一次出任日本首相期间,就任12天后对中国进行“破冰之旅”,与中方达成首相任上不参拜靖国神社的共识。第二次出任日本首相以后,安倍晋三在日本右翼的重压下,在2013年底亲自以首相身份参拜靖国神社,从那以后就或者派秘书去代为参拜,或者以个人身份自费交纳“玉串费”。

我们不能否认,75年一路走来,也有日本首相试图更改“战争观”的表述以及认识。比如,日本第79任首相细川护熙,1993年上台后第9天就赶上“8·15”。他果敢地表示,亚太战争“是一场侵略战争,是一场错误的战争,再次向亚洲各国死难者和遗属表示哀悼,对于过去的殖民侵略表示深刻反省和由衷歉意。”他因此成为第一个在战败日公开道歉的日本首相,也是第一个承认日本当年是侵略者的日本首相。但是,他任职不到一年就辞职了。卸任后还因为这番讲话遭到日本右翼的枪击。

再比如,日本首相村山富市。1995年,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50周年纪念会上发表声明,表示日本必须对给亚洲造成的痛苦自我反省,并针对日本的侵略殖民历史,再度表达他最深切的愧疚和由衷的歉意。

有人会说,细川护熙首相在日本政坛属于“非主流”。也有人会说,村山富市首相在日本政坛属于“另类”。“非主流”也罢,“另类”也罢,重要的是他们在首相任职期间破天荒地在战后首相“战争观”史上做出了突破,让人们看到日本政界还有良心的存在。

战后75周年日本天皇和首相卸不下的“战争重荷”

四、并非结束的话语

梳理这番历史,不是为了树立对日本的仇恨,也不是点燃对日本的绝望,而是为了看清日本当年那场侵略战争的身前身后,理解为什么日本至今仍然有右翼活动的空间。清楚于此,作为战胜国的中国应该看到的是不同的“战争观”已经撕裂了日本政坛,实际上也撕裂日本的族群。正因为这样,才有了战后在民间推助中日友好、促进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日本民间力量。正因为这样,我们在今天才能够把握中日关系发展的大局观、战略观,不畏浮云遮望眼。

应该有这样的期待,到战后100周年的时候,让日本看到中国“把自己的事情办好”之后屹立在东方的姿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太阳集团娱乐 太阳集团娱乐,太阳亚洲客户端,太阳亚洲官方网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